沈家门港:只因鱼米胜桑麻(下)

 AG亚游娱乐|开户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0-13 12:05

(昔日沈家门渔港)

 

拨开历史的重重迷雾,追寻沈家门悠远的源头,捕捉那浊水滔浪间的渔港风情。这种穿透岁月沧桑的味道,千百年来飘散在沈家门的每一个角落,每一处村镇,成为最能代表沈家门市井生态的凡俗风韵的最佳见证。­

 

《浙江渔村古镇文化寻踪之旅》写道:

 

清光绪三十三年(1907)所编的《定海乡土教科书》中,这样描写沈家门:“市肆骈列,逼临港口,最便运输。交冬令,闽舟之捕带鱼者,栖泊于此。海物错杂,贩客靡至,更为繁盛。港之南,障以卢家屿(今鲁家屿),为寄碇胜地。”而东横塘和西横塘即现今的东大街和西大街,作为那时的海岸前沿,算得上是沈家门最繁华的地方了,堪称清代的一条沿港马路。[1]

 

沈家门渔港得天独厚,渔业资源丰富,四季都有渔汛。“春季黄鱼闪金光,夏季乌贼海蜇旺,秋季杂鱼满洋闹,冬季带鱼白似银。”这使沈家门港常年都保有渔市的繁华。想那渔船归来之时,东西横塘,街市之上,熙熙攘攘,人头攒动。商贩往来穿梭其间,一筐筐鲜活蹦跳的鱼虾在一双双带着腥味的手中传递,发往四面八方。

 

远山烟水近黄昏,

初月微明带雨痕。

故国乡关何处是?

片帆吹渡沈家门。

 

清代皇族溥儒的这首《渡沈家门》,诗写得迷蒙飘逸,却令人无端想起曾经的海禁。

 

洪武十九年(1386年),汤和经略海上,因其两位指挥在兰秀山因民事纠纷被岛民所害,便借口秀山、岱山、兰山、剑山、金塘五岛山争利,内相仇杀,外连倭夷,为海疆隐患。奏请朝廷,实行海禁。翌年六月,废昌国县,金塘等5乡皆废,居民尽迁内陆。那是一个残酷的决定,对于安土重迁的国人来说,内迁意味着背井离乡,颠沛流离。对于靠海吃海的渔民来说,内迁意味着改变一种生活方式,改变一种习以为常的传统。那是把人往绝路上逼啊。

 

人总是有一种强烈的归家的欲望。历史的车轮总是滚滚向前,严酷的禁令禁不起天长地久的思念的侵蚀。清康熙二十三年(1684年),颁“展海令”,解除海禁,沈家门终于历尽沧桑,重归繁华。

 

[1]胡卫伟编着:《浙江渔村古镇文化寻踪之旅》,杭州: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,2010年,第18页。

 

 

清人刘慈孚《沈家门》诗云:

 

海上叠叠衬红霞,

茅屋村村绕白少。

趁市船归潮有信,

落帆风好水生花。

荻芦烟软藏渔户,

杨柳阴浓护酒家。

贾利及时夸富有,

只因鱼米胜桑麻。

 

真是一幅渔家丰乐图。渔民的辛劳得到回报,商贩的生意正扬帆待发。粗犷的渔民们,旁若无人地高谈阔论,俗气却豪爽。金乌西坠,江头归帆片片,玉兔东升,海面银涛闪闪。渔舟唱晚,寒星明灭。群鸥翔集,锦鳞游泳。穿斗式的两层店铺楼与气派高大的商贾宅院里人声鼎沸,渔家特有的鱼烹香味随着粗犷的海风,肆无忌惮地钻入鼻际,令人馋涎欲滴。除却那海风鱼虾混合的腥味,此刻的渔港,不也像极了《清明上河图》里那店铺林立,繁华无比的汴河码头?那千帆竞发,百桅林立,万点渔火,蔚为壮观的情形,却比北宋温婉的汴河码头更多了几分海样的旷放,海港的刚烈。

 

当时光敲开21世纪的大门,载着中国梦风驰电掣飞向前方,沈家门中国(舟山)国际水产城也走过了20多个年头,熬过艰难曲折的创业之初,如今水产城占地30万平方米,建筑15万平米。嬗变为集活、鲜、冻、干水产品交易于一市,融观光、品鲜、购物集于一体,面向国内外的大型产地专业水产品批发市场,中国10强批发市场,入典《中华之最》。

 

十里渔港海鲜夜排档,沿滨江路绵延里许,每至入夜时分,橙色的排档华彩璀璨,隔窗远眺渔帆点点,星灯明灭,几疑天堂。犹可隔海遥望“海上雁荡”朱家尖,“海天佛国”普陀山,遥想金庸笔下桃花岛,玉人何处教吹箫。

 

600年山海巨变,600年天翻地覆的变迁历程,渔港换新颜。昔日的沙滩不复旧时荒凉,昔日的渔村换了人间天堂,不复旧日静僻,在渔船海风鱼腥味里沸腾着喧嚣着的沈家门,再不是黑白底片里的沧桑模样,它的未来,是绚丽的万种风情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来源:普陀海洋文化研究会

 

-END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