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沈家门渔港的历史拐点(上)

 AG亚游娱乐|开户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0-13 12:07

博物馆是历史的浓缩和剪影,那里面的历史记忆,已省略了过程,过滤了欢笑或泪水,但保留了承载历史的事实本身。我不太喜欢历史的一般过程,而更喜欢关注改变历史方向的那些“拐点”,以及造成这些“拐点”的原因。历史的辉煌或衰落的过程,留给历史学家们去说吧,我在史页里撷取的,仅仅是一些被一笔带过的诱因或细节。但我认为,那恰恰是改变历史方向的要害所在。比如沈家门港,这个与挪威的卑尔根港、秘鲁的卡亚俄港并称世界三大着名经济渔港的综合性渔港,其变化方向,就是由那样一些诱因或细节组成……

 

——历史传说,也是历史记忆的一种。历史具有多种解读方式。其中的“英雄创史说”,也包括那些握有生杀予夺大权的最高人物。有时候,“英雄”改变历史,容易到只凭一时高兴,即可决定历史形态;有时候,对某个属地看着不太对劲,于是朱笔一挥,不费吹灰之力,历史的车轮会突然来个大逆转……

 

翻开沈家门的地名史册,越过时光之海,有一段最早的官方文字进入了我的视线:北宋宣和五年(1123),徽宗派徐兢出使高丽,五月二十五日,徐兢的船队在沈家门抛泊,称沈家门为“四山环拥,对开两门,其势连亘”之地,并记“其上渔人樵客丛居十数家,就其中以大姓名之”。(《宣和奉使高丽图经》)

 

这个大姓,便是沈姓。

 

可见,沈家门地名是由沈姓与海域地理结合构成。

 

关于沈家门地名的传说很多,但我似乎对传奇色彩的民间版本说,更感兴趣。

 

相传,从前有个沈姓的大臣,做过帝师,人称沈国公。此人喜欢游山玩水,懂得阴阳五行,会看“风水”,也会破“风水”。他还有个怪脾气,凡看到“风水”好地,总想造一座寿坟。一天,沈国公奉旨出京南巡,乘船来到如今的沈家门,一口气爬上岭陀山,登高一望,发现这里竟是块风水宝地,就很想在此造寿坟。他回到京城,向皇帝复旨以后,趁机要求皇上恩赐这块风水宝地。大概那天皇帝心情很好,又听国公把那属地海岛描绘得仙境似的,皇帝一高兴,就爽快地答应了:既然国公想造寿坟,朕就赐你一箭之地吧。

 

皇帝一高兴,历史的拐点就产生了。

 

 这“一箭之地”,便是东边青龙山和西边白虎山两山之间的距离。沈国公喜得宝地,赶紧在两山中间造了一座大寿坟,还专门请石匠师傅刻上了一副对联:“青龙卧镇沈家地,白虎俯视东海门。”

 

“风水宝地”的消息一传开,人们纷至沓来,不断迁居到这块宝地落脚谋生。刚开始,渔民们将此地叫做“沈家坟”,久之,慢慢叫成了“沈家门”。

 

岁序轮转。来此谋生的外地移民越聚越多,沈家门港市便渐渐形成。

 

如果,当年大臣汤和不作片面武断的“倭患之奏”;如果,大明、大清皇帝忧心忡忡的目光只对这个偏远之岛一扫而过,而不是久久停留顾虑过头的话,沈家门的繁华,将会顺风顺水地自然生长。

 

不幸的是,历史偏偏在这时又出现了另一种“拐点”。

 

明洪武年间 “片板不得入海”和清初的“海禁”令的颁布,令大批岛民外迁,群岛荒芜。

 

就这样,难逃一劫的沈家门港,整整空白了三百年。

 

到了清康熙四十八年(1709),康熙大帝站在疆图前,琢磨着纸上的万里江山。突然,他的目光停留在荒芜已久的舟山群岛,久久没有移开。此时,“三藩之乱”已平定,沿海倭患已除,大清江山稳定,百姓安居乐业,“康熙盛世”已成气象。

 

康熙明白,眼下,该是开禁的时候了。

 

再说了,东南沿海毕竟有得天独厚的渔盐之利,况且,早年那些因“海禁”而流徙大陆的岛民,一定十分思念自己的故乡。

 

或许是出于国家的利益考虑,又或许是对流徙子民一时动了恻隐之心,总之,这一年,康熙大帝御笔一挥,一道“开禁”谕旨迅速下达东南沿海的地方官手里。

 

于是,三百年的空白历史,一夜之间来了个大逆转。

 

这一来,沈家门港人气指数直线上升,渔业渐兴,商贸日盛,沉寂的渔港重新热闹起来。

 

至光绪年间,沈家门渔港已是一个“市肆骈列,海物错杂,贩客麋至”的繁华之地,福建、温台、鄞县及周边海岛船帮都在这里避风锚泊补给,建立渔公所,沈家门也就成为东南沿海一带的渔业生产基地,并一跃跻身世界三大着名渔港。

    海山叠叠补红霞,茅屋村村绕白沙。

  趁市船归潮有信,落帆风好水生花。

  荻芦烟软藏渔户,杨柳荫浓护酒家。

  贾利及时夸富有,只因鱼米胜桑麻。

 

晚清文学家刘慈孚的诗作 《沈家门》,让我们穿越时空,一窥当年的繁华景象。

 

——诸多的创史说中,有一种可称“外族创史说”。显然,这种外族创史论,仅仅是历史特定时期的一种特殊现象,但它却又是真实存在的。无可否认,外族改变历史的走向,大多是以征服的姿态走上历史舞台。当然,历史变化的结果,不一定出自他们的本意,但就在不经意中,历史却悄悄拐上了意想不到的轨道……

 

(未完待续)

 

来源:舟山普陀海洋文化研究会

 

-END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