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方人镜像下的沈家门渔港(下)

 AG亚游娱乐|开户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0-13 12:36

渔港信仰

 

 

庄士敦1913年摄于沈家门宫墩天后宫的妈祖神像。沈家门天后宫是普陀最早有确切记载的古建筑之一。究竟建于何年目前史料不详,虽有500余年和300余年两种说法。但舟山市普陀区史志办的邬永昌先生认为,到明代时沈家门随福建人的迁徙已经建起了天妃宫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当时又称圣母宫或圣母庙。庙里供奉的神像最初称为“天上圣母”、“天妃娘娘”,后又称天妃、妈祖,并被尊为保佑航海安全的和平女神。到清代康熙年间,福建的商人和普陀等地的渔民,为了感谢海神天妃(又称天后)的庇佑,于是捐资重建,并在原圣母旧庙(夭妃宫)的东南首扩建了东岳殿、观音殿等建筑。由此可以说,沈家门天妃旧宫始建于明朝中期以前是可以确定的。

 

天后宫内除供奉妈祖以外,还有送子观音、东岳大帝、孔子、三官菩萨、财神菩萨等塑像。是个典型的佛道儒与民间信仰多教合一的场所。

 

直到1939年6月23日被侵占舟山日军焚毁之前,天后宫数百年来一直是香火鼎盛,游客络绎不绝,并成为旧时沈家门十景之一的“宫墩烟径”一景。而沈家门渔民为答谢妈祖庇佑的活动也衍生出当地“祭洋”或“谢洋”的习俗,流传至今。(金涛《舟山群岛的妈祖信仰与天后宫》)

 

舟山的每一座住人岛甚至一些无人岛,都有一座或者一座以上的供奉妈祖的天后宫,舟山群岛可谓除福建湄洲岛以外的妈祖文化的亚中心。舟山渔场是东海的中心渔场,福建渔民一年四汛大半时间在此劳作。据明史记载:“福建钓带鱼船,在浙海,闽之福清、莆田、南海(今平海、圭峰海域)人善钓,每到八、九月联船入钓,动经数百,蚁结蜂聚,正月方归”。福建《惠安县志》亦记载,康熙年间,惠安白奇等地开始转浙,发展大钓船;道光十三年(1833)惠安渔船大批转浙。沈家门,可谓是福建渔民的集居地,鱼汛旺季时渔民多达数万之众。福建的妈祖信仰必然随渔船流布,船到哪儿,妈祖信仰就到哪。旧时舟山的天后宫,包括沈家门的天后宫,多数为福建渔民筹资所建。    

 

沈家门的历史,或可视为一部移民的历史。由于明清两次海禁,能够偷偷居住下来的沈家门本地岛民或许有,但可说是微乎其微。事实上,沈家门人口的大幅增长,是在康熙开禁以后,随着沈家门渔业逐渐开发,内地及沿海居民纷纷移居到此形成的。是移民,重新修写了沈家门的历史。这其中,就有闽人。闽人移居沈家门,不仅促进了沈家门渔业的发展,同时在教育、宗教、建筑、贸易、饮食各方面都为沈家门注进了鲜活的元素,为沈家门海洋文化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。

 

沈家门天后宫的鼎盛时期是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。那时一上宫墩,首先让人看到的是“一个坐北朝南,背山面海,沿坡而筑,古木婆娑,风光幽雅”的“一座典型的浙东式古庙”(见邬永昌《沈家门天后宫》,中国文史出版社《中国渔港沈家门》)一对高耸直立,上端有方斗,下部有石夹石基的旗竿和随风飘荡的旗幡。正殿端坐的妈祖娘娘,木架结构神像高约3米,着朱红锦袍,戴珠串凤冠,端庄祥和。两边墙面有大型“绿眉毛”船模朝向前方,殿梁、檐下以及柱上、幡上悬着、挂着“辅国护圣”、“护国护民”、“国泰民安”、“海不扬波”等金字匾额和金色刺绣。又据《定海厅志》等史料记载:当年海上渔船遇到风浪拢洋、谢洋以及三月廿三神女出世、九月初九神女升天祭祀之日,这里人山人海,非常热闹。正殿前的戏台上,常会请来各种剧团演出,许愿者,还愿者人流不断。宫墩这座小山坡,还是当时沈家门连接五乡六岙的重要通道。

 

据上世纪30年代前曾在天后宫经常出入或做过事的老人们回忆:“到民国初期,天后宫已有大小殿屋60余间,总占地面积约有15亩左右。”

 

天后宫最后一次重修和扩建是在民国十一年(1922),这次重修和扩建是由常住天后宫的普陀山佛首庵僧人灵灿法师主持。因当年百年未遇的强台风将天后宫东首的东岳殿及厢房刮倒,台风过后,灵灿法师四处募捐,并依靠教场等地的郑姓、朱姓柱首配合、支持,重新拆建、扩大东岳殿及厢房十余间,翌年竣工,宫貌焕然一新。随后又将部分厢房改为“沈家门民众教育馆”。扩建后的天后宫,前为山门,后为正殿,中间明堂筑有戏台。东西两侧是东岳殿、观音殿、武帝殿、后厅、厢房、民众教育馆等建筑。山门前有两棵高达20余米的幡(旗)杆,分别锈着:“沈门艺萃千家竞技,海港波平万舸争航”。(见邬永昌《沈家门天后宫》,中国文史出版社《中国渔港沈家门》)

    

据邬永昌先生考证,沈家门天后宫规模最大的祭祀活动为天后诞。据传,天后宫最初为船工祭祀海神天妃,举行酬神演出及聚会娱乐的场所,宫里有小广场和戏台,宫下街道形成商业集市和年货市场。旧时每月初一、十五,逢年过节,这里香火旺盛。每逢农历三月二十三日天后圣诞期间,都要做戏三至十余天不等。有的年份也是举行大喜庆的日子,“庙会”张灯结彩,鼓乐齐鸣,表演龙灯、高跷、旱船等,还有童男女装扮的各种欢娱情景。沈家门和周边诸岛善男信女都纷至沓来,摩肩接踵,集会在天后宫上香拜祀:有焚香诵经的、燃烛供斋的、烧纸(钱)度牒的、超生化缘的、求答问卜的、捐资修慈的……以及其他形式的佛仪习俗等助兴活动。真可说是星云际会,人山人海,丰富多彩,热闹非凡。整个庙宇上空香烟弥漫,霞岚雾霭,一派平和宁祥之气,沈家门十景之一的“宫墩烟径”成为它的特色美景。

 

沈家门天后宫还有一个重要祭祀则是祭洋。过去沈家门的一些商船和渔船在出海之前,为了求得一个吉兆,或者安全顺利返归者,为了答谢天妃女神的庇佑活动称为“祭洋”或“谢洋”。祭洋的祭品一般是猪、羊等三牲,将此牲畜去毛取出内脏,摆祭于天后宫的正殿中。祭祀完毕,又将三牲等祭品移至船上重复摆祭。祭洋期间地方乡绅要员都“跪礼迎接”,船主、船员皆望尘拜伏。每逢祭洋出行,各地柱首、仕女皆闻风前来,擎绣幡、举香花、放鞭炮,夹道欢迎,这种期望平安的仪式有时甚至因为人多而堵塞道路,前来观看者,日以万计。当时天后宫的繁华景象,正如明·钱薇垣《天妃歌》中所言“腥风忽然吹海立,千艘搏浪来骁夷”“予以海上观秋涛,群黎建庙前致词”。


(感谢前辈王连胜、葛银水先生接受本人有关咨询)

 

-END-

来源:舟山市普陀海洋文化研究会